為一張5萬元罰單黃仲立醫師努力8年換得法條被宣告違憲

醫師也可以透過醫療廣告招徠病人?!《醫療法》規範「非醫療機構,不得為醫療廣告」但這個制訂近40年的法條,日前經憲法法庭15位大法官一致認定部分違憲,理由是醫師是醫療機構執行醫療行為的核心與主體,禁止醫師為醫療廣告已侵害醫師為憲法保障之言論自由、職業自由與平等權。惟必須提醒的是,受僱醫師在為醫療廣告時仍應遵守與醫療院所之間的合約規範,否則,還是有可能衍生民事糾紛。

News Post 20231211 01

1986年公布實施的《醫療法》第84條明文規定:「非醫療機構,不得為醫療廣告。」違者依同法104條處以5萬到25萬元罰鍰。然而此一實施多年的規範,今年(2023)11月3日卻經憲法法庭作出112年(2023年) 憲判字第17號判決,公告部分違憲。影響所及,《醫療法》第84條亦自判決公告之日起失效。

News Post 20231211 02

一個行之多年,甚至已被社會大眾視為理所當然的醫療行政法規,怎麼突然說失效就失效?不免令人好奇背後的源由。

一篇臉書讓醫師致力解咒醫療廣告禁忌

事實上,此事一點都不「突然」,而是一名基層醫師花了整整8年的時間,從訴願、行政訴訟,再到聲請大法官釋憲,鍥而不捨地與體制與法令抗爭,最終換來的成果。

全案起於2015年10月8日,台北市大型醫美診所太瑿生醫集團總院長黃仲立在個人臉書中提及,近年國際上關於濃厚血小板(PRP)運用於改善臉部細紋、膚質的研究陸續發表。而他開設的醫美診所(當時診所名稱為「名瑿」),使用PRP修復皮膚老化與凹陷,甚至用於改善禿髮,早已是家常便飯。

News Post 20231211 03

黃仲立案源起2015年10月,他在個人臉書中提及,近年國際上關於濃厚血小板(PRP)運用於改善臉部細紋、膚質的研究陸續發表;文中也同時提到了他開設的醫美診所名稱,故被台北市衛生局認定為醫師為醫療廣告,違反《醫療法》第84條。(黃仲立提供)

由於黃仲立的文章是在個人臉書發表,除了提及PRP在醫學美容上的廣泛運用,關鍵是他在文中還提到了自家醫美診所的名稱,因此被台北市衛生局認定為醫師個人意圖招徠病人的醫療廣告,已觸犯《醫療法》第84條「非醫療機構,不得為醫療廣告。」故依同法第104條,於次年2月對黃仲立開出處以5萬元罰鍰的罰單。

但黃仲立認為,所謂醫療機構是指供醫師執行醫療業務的機構,「否則徒有醫療機構,但無醫師,病人要如何就醫?」由此可見醫師才是醫療機構執行醫療行為的主體。更甚者,醫療正是醫師的專業,因此,禁止醫師為醫療廣告,不但無助於病人健康,反易導致甚至放縱不當醫療廣告的發生。

15位大法官一致認定《醫療法》84條違憲

因為不服台北市衛生局的裁罰,黃仲立先是直接向台北市衛生局的主管機關台北市政府提出訴願,只是不出所料遭到駁回。但黃仲立不放棄,2016年9月再向台北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提起行政訴訟,並在之後接近2年的時間內,除委由太瑿生醫集團總經理楊惠中擔任訴訟代理人,黃仲立本人也多次親自出庭向承審法官吳佳樺陳述意見,強調《醫療法》第84條已侵害了醫師為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職業自由與平等權。

2018年6月,台北地方法院終於裁定全案行政訴訟停止,並代為聲請大法官釋憲。在這之後,憲法法庭又針對此案討論了長達5年多,日前終於作出最後判決,且是少見的15位大法官一致認定,《醫療法》第84條相關規定涉及醫師不得為醫療廣告部分顯已違憲,應自判決公告之日起失效。

News Post 20231211 04

《醫療法》第84條規定:「非醫療機構,不得為醫療廣告。」但大法官一致認為,醫師是醫療機構執行醫療行為的主體與靈魂,不應被排除在外,故宣告該法條違反了醫師被憲法賦予的言論自由、職業自由及平等權。(取自網路)

其中大法官黃昭元在協同意見書中表示,有關限制醫師為醫療廣告,其目的僅為行政管理方便,非重要公益,其立法目的已經違憲。國家以維護醫師職業形象為由,從而限制醫師為醫療廣告,背後的想法不外乎醫療廣告過於商業化,以醫師的專業與公益形象,不應從事廣告行為。

大法官:《醫療法》第84條流於家長主義的強制施恩

黃昭元進一步解釋,上述立法思維等於是說:「醫師袍可以有令人敬畏的福馬林味,但不應有令人嫌惡的銅臭味。」然而此一源自傳統醫師形象及角色預設的規範,恐怕是過於古老的浪漫想像與期待;多半也是一種「為了你好,所以要限制你」的片面好意,而不免流於家長主義的強制施恩。惟即使立法者當初確實是出於此一正向動機,該法條也還是不合憲。

大法官詹森林也表示,《醫療法》的制定在追求與維護國民健康,那麼何以醫師提供醫療廣告,且屬《醫療法》第85條第1項所定包括醫療機構之名稱、開業執照字號、地址、電話及交通路線……等真實且客觀之「資訊性醫療廣告」,會無助甚至危害國健康?其手段與目的之間的適當性,已啟人疑竇。遑論以全面禁止醫師為醫療廣告之手段,以達維護國民健康目的,亦難認無殺雞用牛刀之違反比例原則情事。

News Post 20231211 05

大法官黃昭元表示,即使立法者當初確實是出於正向動機,《醫療法》第84條還是不合憲。(盧逸峰攝)

詹森林強調,醫師是醫療機構執行醫療行為的主體與靈魂,《醫療法》第84條卻僅允許醫療機構得為醫療廣告,而將真正在執行醫療業務的醫師排除在外,顯有差別待遇,自難逃違反平等權之質疑。結論是,該法條不僅抵觸醫師為憲法保障之言論自由、平等權、工作權,還抵觸醫師應被保障的人格權。

《醫療法》立法之前,只有醫師才得為醫療廣告

獲得憲法法庭15位大法官一致力挺,黃仲立感慨地說,「人生有多少個8年可以為了只是5萬元的罰單力爭到底?」「我自然不是地方衛生主管機構援引《醫療法》第84條開罰的第一人。但過去醫師們縱使心有不平,但礙於工作繁忙,幾乎都是直接繳納罰單了事。」「但我就是不想就這樣算了!」

黃仲立的堅持為醫師拿回話語權,而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的是,在《醫療法》立法之前,只有醫師才得為醫療廣告。

怎麼說呢?原來1967年公布實施的《醫師法》第18條曾經規定:「醫師對於其業務,不得以自己、他人或醫院、診所等名義,登載或散佈虛偽、誇張、妨害風化或其他不正當之廣告。」當時衛生署(現稱衛福部)還依該法授權訂立了《醫師業務廣告管理辦法》。

News Post 20231211 06

直到1986年《醫療法》訂定「非醫療機構,不得為醫療廣告。」條款,《醫師法》第18條才配合改為「醫師對其業務不得為醫療廣告。」而這條法令也早在2002年經立法院決議刪除,惟獨《醫療法》第84條始終「不動如山」。

也就是說,針對醫師是否得為醫療廣告,政府的立法與行政管理腳步原本是一致的。即醫師得為醫療廣告,只是必須謹守不得虛偽、誇張、妨害風化或使用其他不正當手段的原則。但後來衛生機關為了管理方便,卻徹底關上醫師得為醫療廣告的大門,改規範只有醫療機構才得為醫療廣告。

醫療廣告仍有必須遵守的範疇與倫理界限

台灣醫務管理學會理事長、新光醫院副院長洪子仁表示,醫界樂見醫師專業及言論自由、職業自由得以回復與彰顯,惟還是必須提醒,依法醫療廣告還是有其必須遵守的範疇與倫理界限。尤其是受僱於各大醫療院所的主治醫師、住院醫師,在以個人名義為醫療廣告時,還是必須注意不能違反當事人與醫療院所之間簽訂之合約書規範。

舉例說,若醫療院所與主治醫師之間簽訂之合約書要求醫師不得在外兼職,此時若醫師不但在外偷偷兼診不說,還利用臉書、推特、部落格等網路社群為醫療廣告,替在外兼職的診所招徠病人;醫師這麼做就算不違反法令,還是有可能抵觸與醫療院所簽訂的合約內容,而引發民事糾紛。

此外,受僱醫師與醫療院所之間合約書亦幾乎都訂有「醫師在外言行不得有傷害醫院利益之情事」換言之,受僱醫師在為醫療廣告時,仍須受《醫療法》第86條「醫療廣告不得以下列方式為之的負面表列限制(包括不得假借他人名義為宣傳、不得利用出售或贈予醫療刊物宣傳、不得以公開祖傳秘方或公開答問為宣傳等)。

News Post 20231211 07

雖經大法官釋憲,醫師得為醫療廣告,但專家提醒,依《醫療法》第86條,醫療廣告還是有其必須遵守的範疇。尤其是受僱於各大醫療院所的主治醫師、住院醫師,在以個人名義為醫療廣告時,還是必須注意不能違反當事人與醫療院所之間簽訂之合約,否則可能還是會有民事糾紛。(取自網路)

一旦違反上述規定,依《醫療法》103條第2項廣告內容涉及內容虛偽、誇張、歪曲事實或有傷風化,最重將面臨吊銷醫師證書1年處分,甚至因損及所屬醫療院所聲譽,而遭到連帶的民事求償。

衛福部本質上依舊排斥醫療商業化

回到大法官釋憲還給醫師依其專業得為醫療廣告的權限,當事人黃仲立醫師雖對此一遲來的正義心懷感謝,卻也認為現有相關醫療法令,仍有許多美中不足之處。

黃仲立認為,醫療商業化已是醫療進步的大勢所趨, 但衛福部直到大法官正式宣告《醫療法》第84條部分違憲前夕,本質上依舊排斥醫療商業化,卻不知台灣醫療水準在全球位居前段班,拒絕醫療商業化只會打壓國內醫療發展,以及限制我發展國際醫療的競爭力,「這就好像限制成績第1名的小孩,不能教其他同學功課一樣,相當不合理。」

TaiyiGroup-Team_1a

太瑿生醫集團總院長黃仲立因為一張5萬元的罰單,一路從訴願、行政訴訟到釋憲,花了逾8年的時間,日前終於等到大法官宣告《醫療法》第84條有關禁止醫師為醫療廣告部分違憲,爭取到他想要的正義。(黃仲立提供)

黃仲立進一步強調,醫療保健資訊的流通量和模式已今非昔比,舉凡自媒體、目的社群、短影音、關鍵意見領袖等各式醫療訊息的傳播方式,都已大大超過專業醫師的聲量。因此,光是解禁醫師為醫療廣告還不夠,政府還應藉此機會參考其他國家,特別是韓國在自費醫療市場的各項法規命令,作出與時俱進的修正。

此外,臨床上醫師用藥或進行各項醫療處置,原本就可以根據醫學文獻,進行仿單核准適應症外使用(off-label use),但現行法令還是規定off-label use「只能做(開立)、不能說(宣傳、廣告)」,也相當不合時宜。

立法怠惰?《醫療法》第84條近40年未修

另針對《醫療法》第84條近40年未修,黃仲立認為,這也突顯出立法院的立法怠惰與不作為,才會放任該條備受爭議的條文,躺在立法院多時。

憲法法庭112年(2023年) 憲判字第17號判決《醫療法》第84條涉及限制醫師不得為醫療廣告部分違憲,事後衛福部公開表示對於大法官釋憲結果表示尊重,並將於最短時間之內,與地方衛生局共同討論與盤點手中待裁處案件,並積極制訂相關管理原則。

至於修法的工作,有鑑於本屆立法委員任期已近尾聲,只能期待明年(2024)選出的新任立委,務必在上任後盡快完成《醫療法》第84條的修法工作。否則,已被宣告違憲的法令多存在一天,對台灣的法制恐怕都是諷刺。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