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廣播電臺》楊惠中:我們都有可能成為某種少數!多理解、少斥責。萬華需要平常心對待…

節目:Rti中央廣播電臺/早安.台灣
主持人(訪談者):夏治平
受訪來賓:反歧視推動者/楊惠中(太瑿生醫集團/總經理)

關於《早安.台灣》

週一至週五早上七點,治平為您鎖定最夯的新聞議題,深入剖析的內容,帶您體會豐富的新聞視野!敬請鎖定『早安.臺灣』!

從七月一日開始,AM1422臺灣臺週一至週五上午八點十五到九點,也播出早安臺灣節目了!歡迎臺灣苗栗以南地區的聽眾朋友直接以收音機收聽。週一有財經話題點金術、週二有德先生這麼說、週三是劉必榮時間、週四則介紹早安書店,週五固定開放現場callin,聊聊最熱門的話題。

這一波的疫情來得又凶又猛,每天看到疫情和死亡數據,不知道心裡的感受是耽心還是害怕?自從華航機師群聚感染之後,台北市萬華的茶室感染群聚也讓萬華成為每天天台北市疫情的熱區焦點。

緊接而來的是,萬華的居民連就診都遭到拒絕!很多人一聽到萬華,避之唯恐不及。這件事對許多生活在萬華的民眾來說情何以堪?今天為您連線反歧視推動者。太瑿生醫集團負責人楊惠中,請惠中為大家分享,你可以怎樣看待萬華區?

◎早安現場:茶室感染群聚讓台北市萬華區成為疫情熱區,但伴隨而來的是多少人對萬華的異樣眼光。

從刻板印象、偏見、到產生歧視行為。萬華居民就診遭拒、健保卡遭註記、媒體出現「萬華病毒」名詞,甚至有網紅發文抱怨受不了半夜救護車警笛擾人清夢,都讓跟萬華有關的新聞不斷躍上版面。

專訪反歧視運動推動者、太瑿生醫集團總經理/楊惠中(Huei-Chung, Yang),分享從教育、立法切入,遏止歧視在人心漫延。事實上民眾該有的認知是,只要疏失,就會成為疫情破口和病毒攻擊的目標。

楊惠中表示,診所拒絕醫治病人,已經違反醫師法;很遺憾早在SARS其間就開始籌劃的「反歧視法」,目前還無法完成立法程序,但對民眾的教育不能等待。

他呼籲對「萬華」和其他疫情熱區都抱持多理解、少斥責的態度,才能消除歧視……。

#萬華 #歧視 #反歧視 #楊惠中

訪談內容

主持人(訪談者)夏治平:

先請惠中在節目中解說「歧視」。以及歧視所帶來的行為是什麼?傷害是什麼?然後再告訴大家,歧視如何化解。當然這個題目很大,真要詳盡的說,恐怕3個小時都說不完。所以,也許我們可以依循著這則新聞主題出發,然後挾帶台灣所發生的歧視新聞。把我們要宣揚的理念在訪談中呈現。

受訪來賓/楊惠中答:

「刻板」(Stereo)一辭源自於希臘文,意為─「硬」與「堅牢」。因為許多刻板印象帶有情緒(愛/恨/情/仇),這樣的印象即使具有統計數據或事實證明與該印象是「相反的」;但仍難以改變其既定印象。例如:「許多美國人認為─請領救助金的窮人是懶惰、不負責、依賴救援;但事實顯示─窮人大多是兒童、有工作的成年者或獨居老人。」
「偏見」是一種對於某一團體所持有的預設看法和態度,係絕對地喜歡或討厭具有某些特徵的人。不論其是否為真實、或僅是想像的社會特徵,如:「職業、黨派、國籍等。」當人們相信某一族群的「所有」成員都是品行不良、暴戾或骯髒時,他/她們就不會將這些族群的成員加以「個別」看待,也容易忽視那些與其「固有信念」相反的證據。這些的狀況均顯示─他/她們懷有偏見。
因此,歧視具兩種主要途徑:(一)偏見;(二)刻板印象。唯仍需要注意相關變項間具有其他可能的連結,造成助益偏見與刻板印象之範圍。刻板印象可能會增進人們形成偏見的原因;相反地,具有偏見的人可能會使用刻板印象進行辯護自身的感覺。簡單來說,「歧視」、「偏見」、「刻板印象」之間具有以下之關係:

「歧視」、「偏見」、「刻板印象」之關係圖

然而,歧視並未必一定會有偏見 ;同樣地,偏見的態度應不必然會造成歧視行為。但由於歧視會造成疏離,而且會增強謠言與刻板印象的機會。因此,偏見與歧視結合,將會創造與維持種族的階層化 .。社會學家墨頓(Robert Merton)所探討偏見與歧視之間的關係互動分為下列四種類型:

偏見、歧視與社會行為模式表

  1. 例如:「一家商店的老闆,他之所以不雇用身心障礙者,並不是因為他自己討厭身心障礙者;而是因為他相信顧客應該不喜歡身心障礙者。」
  2. Donald Light, Jr., Suzanne Keller 著,林義男譯(1999),「社會學」(精節本),台北:巨流,頁 209-211。
  3. 第一類為「無偏見亦無歧視者」(Nonprejudiced Nondiscrimminators)。這樣的人相信任何人都該擁有平等的機會,並將此信念貫徹在行為上,對所有人皆無偏見,亦無歧視。
  4. 第二類為「偏見的無歧視者」(Prejudiced Nondiscrimminators)。這樣的人雖持有偏見;但因擔心輿論壓力或因歧視行動所受到的處罰,因而未將偏見態度表現於行動中。例如:「某些行政主管因受到身心障礙保護法或就業服務法之約制,即便對於少數特定成員具有偏見;仍然必需『象徵性地』雇用該成員,以免受到批評或懲罰。」
  5. 第三類為「無偏見的歧視者」(Nonprejudiced Discrimminators)。某些人對於特定族群並無偏見;但因迫於社會或所存在之團體其他成員之影響,而不得不做出歧視之行為。例如:「某同性戀者並無對於同性戀族群具有偏見;但因擔心自身性向曝光,或受到所處之社會/團體排擠,因此不得不加入嘲諷、歧視同性戀族群之團體。」
  6. 第四類為「偏見的歧視者」(Prejudiced Discrimminators)。此一類人是最有可能做出仇恨的犯罪行為,並不僅深信自身所持有的偏見與歧視具有正當性,甚至於認為執行偏見與歧視行為係為保護自己及其他人。例如:「一位對於阿拉伯人或回教徒具有偏見的房東,很可能刻意地拒絕將房屋出租予阿拉伯人或回教徒。這樣的歧視行為很可能因特定社會事件之發生(尤以西元 2002 年的美國 911 事件),引起更多、更嚴重的不友善行動。」

主持人(訪談者)夏治平:

請教惠中,這一段時間以來,你所聽到,看到對萬華區的誤解。甚至嚴重到成為歧視的新聞或事件有哪些?(就醫遭拒、健保卡被註記、網紅說萬華人要不要睡覺救護車很吵、專有名詞「萬華病毒」、萬華有很多阿公店茶室等於充滿色情、萬華街友多所以疫情難控制等等。)

受訪來賓/楊惠中答:

「病毒不會歧視、但人會」,萬華爆群聚揭底層性產業淒涼。

萬華區比例之高不得不令人擔心。萬華區加設了數個快篩站,顯示疫情已經形成社區感染。為此,中央指揮中心下令居民健保卡上註記「萬華高風險族群」,雖然說是疫情嚴峻下不得不的權宜之計,但也加深了萬華人的污名。

疫情打開了性產業暗無天日的曙光,也透露出社會底層的淒涼。阿公店是許多外籍女性移工的棲身之所,也是逃離原生家庭貧窮、累積財富翻身的捷境;阿公店是許多寂寞獨居老人的慰藉,子女離巢之後,靠著微簿的年金過活。每月報到26次的基隆老人尋求什麼?孤寂難耐,還有那可以聽到甜言蜜語的吹捧、吳儂軟語的關懷,萬華成了照亮暮年生活的一盞明燈(另一種長照需求;長期照顧)。

萬華民眾就醫遭拒,其實醫師/醫療機構已觸法。(不是所有小病都往醫學中心送;不然醫療分級要幹嘛?)

我國醫師法第21條即規定:「醫師對於危急之病人,應即依其專業能力予以救治或採取必要措施,不得『無故』拖延。」

醫療法第73條如此規定:「醫院、診所因限於人員、設備及專長能力,無法確定病人之病因或提供完整治療時,應建議病人轉診。但危急病人應依第60條第1項規定,先予適當之急救,始可轉診。」法律僅要求醫師依「專業能力救治」即可;若專業能力不及,則應採取「必要措施」,先使病人情況穩定下來,並同時協調聯絡轉診。

人口密度與流動是構成全球新冠疫情快速擴散的主因,位於九座聯外通勤橋樑的萬華,正好符合高密度、高流動、人際關係緊密的特徵,但並不表示病毒來源是萬華,也不代表其他地區沒有染疫風險,貧窮、寂寞之所在,就是病毒根源之所在。 只不過,病毒是不會歧視的,但是人會。

日前就曾傳出,有位家住新竹的民眾到台大醫院陪家人動手術,期間只是下樓買便當,要回醫院時就被醫院拒絕進入,後來才發現因為他曾到訪萬華,所以健保卡已被註記。

副指揮官/陳宗彥重申,這是基於公益性的防疫措施,在去年疫情爆發初期,就針對有中國旅遊史的國人做註記;隨後疫情爆發到全球,也曾針對從其他高風險地區回來的民眾做註記,這是疫情防護所必要的,稱健保卡註記是公益性的防疫措施。陳宗彥強調,註記萬華旅遊史能守護醫護,以及就診病患的權益,事後過了防疫措施的必要時間,就會依法註銷相關註記,這一直是指揮中心的本意跟原則。

特別將萬華人與有萬華足跡的人民註記健保卡,只會造成更多就醫上的問題,難道只因為他/她去過萬華,醫療場所就不收,人民就該被用有色眼光看待嗎?

政府往往是資訊流通中最大的資訊蒐集者。國家若能充分利用此一資源,並且能夠讓人民與社交平台共同運用、分享國家所擁有之資源,在這處處需要仰賴資訊的社會中,想必有助於提昇國家社會之競爭力,促進整體之進步與發展。基於這樣的目的,國家應盡可能地公開其所擁有之資訊;除非有害於國家安全、涉及個人隱私,尤以個人隱私之保護,係屬於憲法自由權之保護,不能輕易假藉「公益」之名而剝奪其權益。

人民與政府或社交平台之間本身就存在「信任默契」,失去信任,我們還需要政府或社交平台做什麼?

立法委員/林昶佐也指出,「萬華病毒」一詞讓萬華人感到不解與憤怒,許多陳情民眾不平表示「病毒明明源自武漢、變種於英國,萬華是重災區,這幾天在大家努力之下才慢慢控制下來,怎麼被講得好像是病毒發源地?」

林昶佐也透露,旺中集團某企業要求萬華人都在同一樓層、同一會議室上班,卻連上下班時間跟電梯都沒分流,既沒達到防疫效果,還讓萬華人感到被歧視。他呼籲,沒有人願意染病,萬華人不應該被標籤化、被汙名化、被歧視,只有齊心團結才能打贏這場戰役。

主持人(訪談者)夏治平:

會對某些特定的地區、族群、疾病、事件存有既定的印象,也許可以理解,但如果延伸反應在行為上,造成傷害,很可能是無法彌補的。惠中長久以來推動反歧視運動,是不是也有這樣的感慨,而我們該如何告訴社會大眾,這樣的歧視和誤解是不對的?

受訪來賓/楊惠中答:

我很喜歡蔡依林的一段話:「我們都可能成為某種少數,所以我們更要用同理心去愛任何我們身邊的人。

公開感染者及所在地是否有助傳染病防治?每天爭論不休,甚至沒有科學/論述支持逼迫政府公開。類似這樣的爭議,早在肺結核、愛滋病、SARS等傳染病防治歷史教訓告訴我們:「揭露感染者隱私反而造成傳染病防治漏洞。」我們應該理性,而不是放任人性的懦弱讓病毒有機可乘。

公眾「知的權利」與憲法之「言論自由權」,在事務脈絡的關聯上係為最密切的。只是,「知的權利」是否存在於憲法位階中?似乎仍具疑問。因並非每一項人民權利的保障皆可或必需提昇至憲法保障之層次,必需權利具有普遍性及不可侵害性,才值得憲法保障。

疾病逐漸轉化具有對人類社會特殊的社會語言,標記著一個人的生活型態與過去,甚至是一種「想像」。既然科學事實顯示—武漢肺炎並非「特定族群」、「特定區域」才會感染的疾病;而是所有人、地區都可能受傳染病;公開感染者及所在地,真有助於防治?所以陳時中部長說:「公開了以後,當然是好我知道,看起來很有道理。這個地方就好像是一個區域,我就盡量避開它。這樣好像說對我的防護是很好。可是事實上全面自我防護可能更重要,隨時注意手部的乾淨、通風的區域,因為知道了特定區域之後,是不是其他區域就放鬆了?」。

這就是回應某些人認為若不公開感染者及所在地,豈不是草木皆兵?

是的,既然傳染病是所有人、地區都可能受傳染,「全面自我防護」不是那些人、那些地區才要努力;誰敢保證自己是病毒的絕緣體?誰又敢保證目前沒有疫情的區域,下一刻不會變成重災區?標籤誰是感染者、區域,明顯強調「正常」、「不正常」或「我類」及「他類」的分際。也難怪許多可能已染病的朋友努力偽裝自己是「正常人」,填寫假資料、吃退燒藥、拒絕隔離趴趴走,為區隔「不正常的人」。

這樣積極偽裝正常的現象,還不是那些要求公開疫情資訊所挑戰的人性懦弱。要不全台灣都停止採驗好了,就不會有新確診案例,社區/醫院假裝沒有感染者,真有助於防治?你/妳確定自己沒有染病?你/妳要不要公開住宿處及所有接觸者的名字?

主持人(訪談者)夏治平:

這一段時間以來,歐美也發生多起歧視與反歧視事件或示威遊行,美國總統拜登甚至簽署了反歧視法案,以公權力遏止歧視行為,台灣是否有必須洞燭機先,先採取怎樣的作為?(教育、立法)

受訪來賓/楊惠中答:

很遺憾早在SARS期間就開始籌劃的「反歧視法草案」、「人權保障基本法草案」(2003-2004),目前還無法完成立法程序,明顯是立法院/立法怠惰,不該放任行政權自行詮釋定奪。

但對民眾的教育不能等待;特別是心理支持/教育、法治教育。

面對COVID-19(武漢肺炎)影響工作及生活,不斷升溫的疫情可能會造成憂慮、焦慮、憤怒、恐懼等,為此衛生福利部:心理健康學習平台已針對一般民眾、兒童、長輩、專業人士等對象製作衛教文章,並針對兒童及長輩製作不同語言版本(中/英/印尼/越南文)的文章,協助民眾穩定心情,正向面對改變。

期待民眾藉由彼此分享、激勵,並且深入思辨,建立更穩定的心理健康素質,安度肺炎風暴。若壓力、情緒已造成困擾,可撥打衛生福利部24小時免付費1925安心專線,尋求心理諮詢服務,或洽詢中華心理衛生協會電話 :02-25576980、各縣市社區心理衛生中心協助。

中央廣播電臺》楊惠中:我們都有可能成為某種少數!多理解、少斥責。萬華需要你平常心對待…(詳細訪談音檔連結):
https://www.rti.org.tw/radio/programMessagePlayer/programId/789/id/124741